添加链接
link之家
链接快照平台
  • 输入网页链接,自动生成快照
  • 标签化管理网页链接
相关文章推荐
冷冷的芒果  ·  温铁军 - 商品搜索 - 京东·  11 月前    · 
阳刚的烤地瓜  ·  诗意中国 ·  2 小时前    · 
捣蛋的硬盘  ·  如果国宝会说话的文案? - ·  2 小时前    · 
爱听歌的咖啡豆  ·  案例集选·  2 小时前    · 
天涯  ·  韩宝贝 ...·  9 小时前    · 
冷冷的棒棒糖  ·  ValueError: attempted ...·  11 小时前    · 

全文完免费!女儿一舞成名,却在赛后采访时声泪俱下的控诉我是恶毒母亲

我的女儿恨毒了我。

我送她去学舞蹈,她说我不心疼她。

她交了一个精神小伙男朋友,我劝她分手,她却说恋爱自由,我管的太宽。

她在舞蹈大赛上一舞成名,却在赛后采访里,声泪俱下的控诉我恶毒。

后来。

我出车祸重伤濒死等待抢救,她不仅替我决定放弃治疗,还给了肇事司机一纸谅解书。

更是在拿走了我全部遗产后,将我的骨灰冲进了下水道里。

重活一世,我不再送她去学舞蹈,也不再劝她分手。

而她却在失去了我给予的光芒后,后悔了。

1

我刚重生回来,就接到了女儿舞蹈老师的电话。

“淼淼妈妈,舞蹈大赛还有三个月就要开始了,淼淼是这一届参赛选手里最有能力拿到冠军的,你可千万不能让她分心啊。”

“不然把孩子送到舞蹈集训营吧,免得家里的事影响到她。”

女儿天赋异禀,是个学舞蹈的好料子,舞蹈老师拿她当得意弟子,所以对她格外的关注,生怕有什么因素会影响到她夺冠。

上一世,舞蹈老师也给我打过这样一通电话,让我万事以孩子比赛为重,我也怕会影响到孩子的前途,便照做了。

那会淼淼爸爸正在起诉我,想要回孩子的抚养权。

我不同意,他便带人去我公司闹,害的我丢掉了工作。

我那时刚买了房子,和女儿安了一个家,花光了手里的钱。

但是为了孩子的前途,我还是一咬牙豁开了脸和别人借了钱送她去了集训营。

女儿在集训营待了三个月,得到了舞蹈老师手把手的指导。

直接在舞蹈大赛上,一舞成名,不仅获得了舞蹈大赛的冠军,还收到了中央舞蹈学院的橄榄枝。

看着站在舞台中央闪闪发光的女儿,我的心里满满都是自豪。

就在我以为苦尽甘来的时候,女儿却在赛后采访里涕泪皆下的控诉我是世界上最恶毒的母亲。

她说。

我控制欲强,不让她和亲生父亲接触。

我独断狠毒,不让她和心爱的男生在一起。

我沽名钓誉,逼着她去学她不喜欢的舞蹈。

最后她双眼通红,歇斯底里的对着镜头问道,

“妈妈,既然你不爱我,为什么还要以爱之名困住我?”

这段采访在网上激起千层浪。

我被无数网友人肉攻击,网暴霸凌。

人人都骂我是一个把孩子当成机器的恶毒妈妈。

我被不明真相的网友追击,更是被偏激的网友开车撞飞了。

就在我重伤濒死等待抢救的时候。

女儿却大手一挥,不仅替我决定放弃治疗,还给了肇事司机一纸谅解书。

她说,“网友是在为我鸣不平,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为我出头的无辜之人坐牢啊。”

他们是为你出头的无辜之人,那我呢?

我十几年如一日的付出,风雨无阻的送你去学舞蹈。

你说怕我再婚自己会受委屈,我便拒绝了心爱之人的追求。

为了你,我把心都掏出来了。

到头来,我竟是落了这么个下场。

后来,她在亲生父亲的陪伴下,拿走了我全部的遗产,并且将我的尸体火化后,倒进了下水道里。

还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自己和亲爸后妈的合照,配文一家三口。

多么讽刺,我用命去疼的女儿,就是这样对待我的。

凉意缠绕在我心上,我握住电话,轻声说道,

“林老师,淼淼的事我也没办法,她最近一直在她爸那里,不如你直接给她爸打电话吧。”

林老师在那边叹了口气,似乎还想说些什么。

我借口忙,挂断了电话。

我知道林老师的意思。

她是想我和女儿低个头,把一切事情都先放下,专注的配合她完成三个月以后的舞蹈大赛。

可经历上一世的我,不会了。

她不是最爱她的爸爸吗?

既然这样,那这一世便由她的爸爸去管她吧。

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我再也不会做了。

2

我放下电话,开始扫视这个我花光积蓄买下的房子。

客厅里摆着的,是女儿参加各种舞蹈大赛的奖杯和荣誉证书。

每一个都被我擦的干净明亮,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上。

女儿的卧室,被我布置的梦幻又浪漫。

而我的卧室却被改成了女儿的练功房。

我睡的折叠床只有在女儿结束练习以后,才会被我打开。

这个家,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她服务。

我至今还记得布置这个房子所花的心血,可她却毫不犹豫的抛弃了我和这个家,奔向那个刚刚出现没多久的爸爸。

前世,我生完女儿后,还没出月子就被林南山和他妈妈赶出了家门。

只因为他们想让我将刚出生的女儿送人。

这时候我才意识到,原来他们一家竟然如此的重男轻女。

我不同意送走女儿,他们就在我床前闹,天天来哭丧。

最后我被伤透了心,提出了离婚。

可他们却趁我产后虚弱,强行抱走了我的女儿,来逼迫我净身出户。

女儿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珍宝,从生下来就没有离开过我。

听着女儿歇斯底里的哭声,我心疼的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,毫不犹豫的同意了他们的要求。

我放弃了全部财产,换取了我和女儿的自由。

不仅婚后的财产一分不差的给了他们,就连我婚前财产也留给了他们。

可女儿却觉得,是我让她错过了这么多年的父爱,还没给她一个体面的生活。

就连我送她去学舞蹈,也被她曲解成是,为了满足我的虚荣心。

若是她跟着的是爸爸,才不会过的这么辛苦。

可她不知道,当初他的爸爸可是逼着我将她送人啊。

若不是我,她早就不知道被送到哪个山沟里去了。

若不是她,我怎么会过的这么不体面啊。

我付出了全部,到头来却落得了满身的怨恨,我前世还真是可悲又可怜啊。

幸好老天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,这一世我要为自己而活。

想到这里,我拨通了女儿的电话。

铃声响了好久才被接通,女儿不耐烦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,

“你又给我打电话干什么?”

“不是和你说了别打扰我和爸爸团聚吗?”

“我不会去那什么该死的集训营的,你休想再剥削我的自由。”

“怪不得爸爸不要你,就你这样控制欲强,倒人胃口的恶毒老女人,根本就不会有男人要你。”

“从今以后,你再也别想逼迫我了。”

......

即使我已经决定放弃女儿这个白眼狼了,但是听到她这么说,我还是不可控制的难受了。

我深吸一口气,压制了内心泛起的疼痛,

“你放心,以后我都不会逼迫你了。”

电话那边传来女儿狐疑的声音,“你有这么好心,会不逼迫我?”

她顿了下怪笑一声,“既然这样,那三个月以后的舞蹈大赛我也不想参加了。”

我淡淡的说道,“参不参加舞蹈大赛,那是你自己的事,你自己决定就好。”

听到我这么说,女儿愣了一下。

我继续说道,“你有时间回来一趟,把你的行李收拾下,这房子我要处理了。”

女儿嗤笑一声,“原来是借口卖房子逼我回去。”

“你做梦!”

女儿似乎是断定我是逼她回来,不停的用语言贬低我。

我懒得跟她争辩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3

我找来搬家公司,将女儿的东西全都打包,送去了她爸爸家里。

又将房子挂到了中介上。

刚处理完这些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我打开一看,是林南山,看这样是收到了搬家公司运去的行李。

我点了接通,就听到林南山嚣张的声音,

“张静茹,我警告你收起那些小心思,别以为将女儿的行李都运过来说要卖房子,就会把她逼回去。”

“你养了她那些年又怎么样,女儿她现在只想跟着我。”

“你最好识相点,主动把抚养权让给我,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我冷笑一声,当年我和林南山离婚后,他出了一场车祸,据说是伤到了根本。

这些年,媳妇换了好几个,别说是心心念念的男孩,就连女孩都没有生下一个。

林淼淼成了他唯一的孩子,所以他才会来偷果实。

可笑的是,这样自私无耻的人就是女儿心目中最爱的爸爸。

我冷冷的说道,“现在说是你林家的血脉了,之前你干什么去了?”

林南山被我怼了下,恼羞成怒的说道,

“张静茹,你要是再敢纠缠不清,信不信你找份工作,我给你搅黄一份。”

我不屑的笑了下,“女儿的抚养权我可以给你,但是以后她任何事都跟我没关系。”

林南山立马吼道,“你做梦!她舞蹈学费那么贵,你不管谁管!”

这世界上,还真是有人不愿意要自己的脸啊。

林南山见我没说话以为拿捏住我了,洋洋得意的说道,

“孩子的抚养权归我,以后每个月你转给我两万块钱作为孩子的生活费。”

“舞蹈学费你另外直接交给老师就好。”

我被林南山的无耻气笑了,

“林南山,你要点脸吧,你以为就你知道我的工作单位,我就不知道你的吗?”

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来要女儿抚养权,大不了我就将这件事宣扬开来,看看咱俩谁丢人。”

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,舒服的睡了一觉。

这一觉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,看着顺着窗帘缝隙照射进来的阳光,我不由得有些恍惚。

这些年为了送女儿去学舞蹈,风里去雨里来,我从未睡过一个懒觉。

竟是忘了,自己也曾经是个爱睡懒觉的人了。

我有多久,没关注自己了啊。

我苦笑一声收拾一番,去看了几个出租屋。

想着等房子卖掉后,可以有个临时的落脚点。

我忙了一下午,又在外面填饱肚子后,这才回了家。

刚走到家门口,就看到倚在门边的女儿。

她染了一头黄发,穿着荧光粉的抹胸短裙。

看见我回来,一脸恼怒的质问我,

“你竟然把家里的密码改了?”

“你个疯女人,为了逼我回来,竟敢用爸爸的工作来威胁他,你真是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能做的出来!”

“我回来了,这下你满意了吧!”

我自嘲的笑了下,到如今她还是认为我做的这一切是在逼迫她回来。

可惜,我是真的不想要她了。

我默默上前打开了门锁,屋子里因为少了女儿的东西显得有些空旷。

女儿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,挤开了我走进了屋子里。

“你要是敢搅黄我爸爸的工作,别怪我这辈子都不认你。”

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

“你怕是忘了,你爸爸已经搅黄了我的工作。”

女儿振振有词的反驳我,

“你跟我爸怎能相提并论,你那个破工作丢就丢了,有什么可惜的。”

“我爸爸可是公司的领导,比你强一百倍!”

我看着满脸不耐的女儿,不禁摇了摇头。

相依为命十七年,为她付出一切的妈妈。

却抵不上刚出现一个月,只会甜言蜜语的爸爸。

真是荒唐。

女儿见我这样,眉头皱了起来怒喝道,

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,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。”

“我不会再让你摆布我的人生,我绝对不会去参加那个集训营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我看着她真诚的说道,

“我电话里和你说过了,这些事你自己决定就好。”

“还有你的抚养权,我也打算给你爸爸了。”

女儿嗤笑一声,“你要是真舍得放弃我的抚养权,又怎么会拿爸爸的工作来威胁他?”

我坦然的看着她,“我是真的舍得放弃你的抚养权。”

“我之所以用工作威胁你爸爸,是因为他不要脸,不仅要我每个月付他两万块钱的抚养费,还要付你舞蹈课的学费。”

女儿眼睛一亮,撇着嘴角说道,

“爸爸和你提出这些要求,是不想我受委屈。”

“没想到你天天说爱我,却连每个月两万块钱的抚养费都不想出,还想挑拨我和爸爸的关系。”

“老女人,活该你众叛亲离!”

我不知道女儿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是什么心情,但我这一刻是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心寒如冰。

我看着被自己视如珍宝的女儿轻声说道,

“我的责任已经尽了,以后我都不会再管你了。”

“你觉得学舞蹈苦,那就不学吧。”

“你觉得你爸爸好,那就去他那边吧。”

女儿皱起眉头看向我,眼睛里满满都是怀疑。

她不信我。

确实。

女儿的文化课并不好,学舞蹈是她最好走的一条路,所以我格外在意她的舞蹈成绩。

上一世的这个时间,女儿也跑去了她爸爸那里不肯回来。

最后逼得我没办法,低三下四的求到了林南山那里。

将获得舞蹈大赛冠军的好处说给他听,他这才劝着女儿回来的。

而且,女儿不想去集训营还有个原因是,她在林南山那里待的这段时间,和一个精神小伙恋爱了。

热恋期两个人难舍难分,所以她根本不想去什么封闭集训营。

刚开始我并不知道,后来女儿偷偷跑出去见小混混,被老师发现后,告诉了我。

我得到消息后根据手机定位去找女儿。

找到她的时候,小混混正带着她鬼混。

我强制他们分开,狠狠的教育了小混混一番后,将女儿送回了集训营里。

.......

我大学时候,有个特别要好的同学,品学兼优,前途无量。

就是因为看错了人,谈错了恋爱,大学还没毕业就怀孕了。

说是休学回家生子,等生完孩子再回来上学。

可是却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而那个男人将她得到手,却没有好好的珍惜她,反而将两个人之间的私密事拿出来炫耀。

前些年我再次看到她,早已没了当初的风采。

所以当我知道这件事后,只有一个想法。

那就是必须保护好我的掌上明珠。

我不能任由这个小混混毁了女儿大好的前程。

我自认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,可我唯独忘了一点。

那是她自己的人生。

我以为的那些为她好,却都不是她想要的。

想到这里,我彻底释然了。

“以后就由你和你爸爸来负责你的人生吧。”

女儿不屑的撇了撇嘴,犹疑片刻,却还是选择走进了卧室里。

看来她还是不信我刚刚说的话。

不过,她很快就会知道,我不会再管她了。

4

夜里,我睡的正香,就被女儿摇醒了。

她一脸不耐的说道,“我饿了,你快给我做饭去。”

我看了下时间,已经半夜12点了。

若是从前的我,肯定会立刻起身给女儿做她爱吃的宵夜。

因为我一直觉得女儿练舞特别辛苦,还很消耗体力,所以不论她什么时候说饿,我都会满足她的要求。

可现在的我,只想好好睡一觉。

我面无表情的躺回了被窝里,闭上了眼睛。

女儿见状愤怒的冲了出去,狠狠的关上了自己的卧室门。

没一会,屋子里就传来她的嘶吼声,

“不就是饿一顿嘛,别以为我会跟你这个老女人服软!”

我懒得理她,转过身继续睡觉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再次被人推醒了。

睁开眼,还是女儿。

她满脸都是不可置信,扯着嗓子质问我,

“你竟然真的没给我报集训营?”

原来今天是集训营报道的日子,女儿起了个大早去报道,却被老师告知我并没有为她报名。

我揉了揉眼睛,“我不是说了一切都由你自己决定么。”

女儿紧紧盯着我,仿佛第一次认识我。

“你说真的?”

我摊开双手,“你不是刚从集训营回来,我有为你报名吗?”

女儿一窒,神色莫名的说道,“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招?”

我笑了下,没说话。

我只是开始尊重你的命运,不想再为你花那些冤枉钱了。

女儿冷哼一声,“既然这样,那你把没报集训营的省下的钱给我,我爸马上要过生日了,我要送他一个爱马仕风衣。”

听到女儿这样说,我的心越发的冷了。

我养了她十七年,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没有。

他爸一分抚养费都没给过,却被她这么重视。

我冷声说道,“我压根就没给你准备报集训营的钱。”

女儿一愣,半晌才气鼓鼓的说道,

“别以为这样,就能拿捏我,我是不会像你屈服的。”

“也就是我那时候刚生下来,不懂事,不然我绝对不会选择跟你走的。”

“我若是在我爸爸身边长大,不知道会有多幸福。”

“他才不会像你这样拿捏我,也不会逼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。”

我不由得冷笑,若是选择你爸,只怕你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山沟里给人当媳妇了。

女儿瞪了我一眼,“懒得搭理你,我出去嗨皮了。”

我拦住她,“等一下。”

女儿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我,“原形毕露了吧。”

我看着她认真的说道,“既然你们父女两个这么相亲相爱,那今天就将你爸爸叫来,咱们三个人坐下来商议一下变更抚养权的事吧。”

女儿闻言眼睛一亮,“你说的,可别后悔!”

说完生怕我反悔一样,雀跃的冲进卧室里给他爸打电话。

5

没多久,林南山就到了。

女儿一脸孺慕的冲进了林南山的怀里,嘴上还撒着娇,

“爸爸,你到的好快呀。”

林南山挑衅的看了我一眼,宠溺的点了点女儿的鼻尖,

“我的宝贝女儿需要我,爸爸当然要放下一切事,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啊。”

说完又从身后拿出一杯珍珠奶茶。

女儿开心的接过奶茶狠狠的喝了一口,

“还是爸爸你对我好,不仅从不逼迫我学跳舞,还给我买爱喝的奶茶,爸爸我最爱你了。”

林南山一脸得意的说道,

“她一个毫无成就的失婚妇女,只能靠压榨你来体现她的存在感,根本就不会考虑你的感受。”

“爸爸不一样,爸爸只想你过的快乐。”

女儿眼睛里闪着亮光,满眼崇拜的看着她的父亲。

“爸爸你真好!”

好一幅温馨感人的场面!

短短的几句话,就将我十多年的付出全部付之一炬。

我所有的付出,在这一刻仿佛实现笑话一样。

我不想再恶心自己,开门见山的说道,

“今天叫你来,是为了变更女儿的抚养权的事。”

女儿开心的挽着他爸的胳膊,笑的眉飞色舞,

“爸爸,我终于可以摆脱这个老女人,跟着你了。”

林南山扬起嘴角,“算你识相。”

我弹了弹指甲先发制人,“在那之前,咱们先算算女儿在我这十七年的花费吧。”

女儿立马跳出来维护林南山,

“我还没找你要这些年被你逼迫学舞的精神损失费呢,你竟然还好意思开口和我爸要抚养费,你以为我愿意被你养吗?”

林南山面上划过一丝得意,安抚着对女儿说道,

“宝贝女儿这些年可真是受苦了,爸爸以后都不会送你去学舞了。”

女儿立马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,“爸爸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。”

我叹了口气,装作不舍的样子,

“既然你们这样说,那林淼淼的抚养权就归你了。”

“我这个恶毒的妈妈都能独自将她抚养到十七岁,想来你这个慈祥有钱的爸爸,也能独自抚养女儿吧。”

林南山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我一脸嘲讽的看着他,“你不会为了点抚养费,就不想要女儿了吧。”

林南山被我怼了一下还没说话,女儿立马回怼道,“你休想在这里挑拨离间,我爸爸才不在乎你那几个抚养费呢。”

我点了点头,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抚养权协议书。

“既然这样,签吧。”

林南山看着协议额头青筋跳动,强压着怒火说道,

“你可想好了,我若是真的签了这个协议,独自抚养女儿,那你和女儿就基本上断绝母女关系了。”

话音落下,林南山一脸嘲讽的看着我。

似乎是拿定了我不会舍得和女儿断绝关系。

女儿也一脸不屑的样子,“爸爸你还跟这个老女人废什么话,断绝关系不是更好。”

我冷冷勾起嘴角,“是啊,签了吧。”

“当年我生下女儿,不肯将她送人,就被你们一家重男轻女的人,逼着净身出户,我独自一人抚养她到十七岁,如今也该你独自抚养她了。”

女儿闻言皱起眉头,看向了他爸,“爸爸,是她说的这样吗?”

一直以来,我不想女儿因为这些事受到伤害,活在仇恨中。

所以并没有告诉她,我当年离婚的真正原因。

林南山慌了片刻,强挤出一抹眼泪解释道,

“你别听这个女人的片面之词,当年的事,爸爸也很无奈,是你奶奶以死相逼,我也是没办法啊....”

“爸爸这些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啊。”

女儿心疼的为林南山擦了擦几乎看不到的眼泪,

“就算她说的是真的又怎么样,若不是经历那一场变故,咱们父女俩又怎么会认识到彼此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爸爸,别难过,以后咱们父女俩再也不分开了。”

看着这样的场景,我忍不住笑了下。浮生若梦,从这一刻开始,我只为自己而活。

我将协议书朝前推了推,“那我就送你们父女二人一个得偿所愿吧。”

林南山犹豫的拿起了笔,迟迟没有落下。

我意味深长的对女儿说道,

“一个人的观念很难改变的,你知道你重男轻女的爸爸为什么突然出现吗?你真以为他是良心发现?”

我笑了笑,扯下最后一块遮羞布。

“因为你是林南山唯一的孩子,所以他才会来找你。”

“但是你又是女孩,所以他不甘心出钱抚养你。”

女儿恼怒的拍了下桌子,

“够了,你这个疯女人,不要再挑拨我和爸爸的关系了。”

“你就独自一个人站在阴暗的角落里嫉妒的发疯吧。”

林南山也恼羞成怒的吼道,“张静茹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竟然如此阴险。”

我看着林南山幽幽的说道,“这就恶毒了?那我要是将你为什么只有女儿一个孩子的原因告诉她,那我岂不是恶毒他妈给恶毒开门,恶毒到家了?"

林南山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,用手指指了我半天憋出一句话。

“你难道就不为女儿想想吗?你难道一点退路都不为自己留吗?”

我看了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女儿,淡淡说道,

“我为她着想,那谁又为我着想呢?”

“至于退路,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退路就是我自己。”

“别废话了,你现在签字,带着女儿离开我的世界,咱们好聚好散。”

“不然我就将你这件事好好的宣扬宣扬。”

女儿瞪了我一眼,咬着牙说道,

“绕了半天,不就是不想付我的抚养费嘛,好像谁稀罕你的钱似的。”

“爸爸签吧,等我长大挣钱了,只孝敬你一个人,那些不相干的人,休想让我管她一分!”

林南山听到女儿的话,脸色好了几分。

“丑话说在前头,今日我签了这个协议,以后你有任何事都不许再找女儿。”

我毫不犹豫的点头,“都依你。”

林南山用力签下他的大名。

签完字后又怕我将来反悔,当场提出来要去公证处公证一下。

我痛快的跟他们去了公证处,将这份协议公证了。

从公证处出来后,女儿头也没回的就跟着林南山走了。

那急切的样子,好像生怕我后悔一样。

只是不知道,会后悔的那个人,到底是谁啊。

6

事情很顺利,抚养权的事情处理好以后,我租的房子也定下了。

我这边刚搬好了家,那边房子也卖了出去。

一切都顺利的让我意外,可能是老天也想让我早日开始新的生活吧。

这十几年,我将一颗心全扑在女儿身上。

不是在照顾她,就是挣钱供养她,活的完全没有自我。

现在,我也该好好的照顾我自己了。

接下来的日子,我开始放慢自己的节奏,好好的享受生活。

我去美容院办了张卡,报了一直想报却没舍得报的国画班。

整个人的状态都好上来了。

邻居阿姨都说我搬过来这一个月,好像是变了个人一样。

这天,我刚从美容院出来,就看到一个小女孩正躲在角落里练舞蹈基本功。

一板一眼的,很是认真。

看服装,应该是美容院的员工。

似乎是听到了声音,她转过头看到我,眼睛一下亮了起来。

“张阿姨!”

一丝熟悉感涌上心头,我试探道,“你认识我?”

小女孩挠了挠头,不好意思的说道,

“张阿姨,我以前和林淼淼是一个舞蹈班的,我总能看到您接送她。”

“而且您还帮助过我。”

我看着女孩炙热的目光,隐约的想起了她是谁。

这个女孩是和女儿同一个舞蹈班的同学,张简。

我还记得,那时候不管我起多早去送女儿练功,都会看到这个小姑娘已经在那里挥洒汗水了。

所有人都说她,虽然不是最有天赋的,但绝对是最努力的。

假以时日,必定成大器。

只可惜,后来这女孩的爸爸妈妈突然出了车祸。

这孩子备受打击,舞蹈生涯也被迫终止。

当时我听说后,还惋惜了很久。

私底下找了老师,悄悄的转给她一些钱,和一封鼓励信。

想着可以帮助下这个努力的小女孩。

没想到,时隔多年,竟然还能相遇。

张简一脸真诚的看着我,“张阿姨,一直都没有机会和您说声谢谢,若不是您当年对我的鼓励,我可能都不会再坚持下去了。”

“我现在也没有放弃我的梦想,我一定会像您信里说的那样,成为更好的自己。”

我看着她挂满汗水的脸颊,心里感慨万千,一时竟有些不是滋味。

有些人弃之敝履的,却是她人求之不得的。

即使低到尘埃里,被生活如此重创,却还在坚持着自己的梦想。

我不禁有一丝动容,或许我可以帮一帮她。

在聊了聊她的近况后,心底的那个想法越发的浓烈。

我看着她,暖声说道,“你想参加集训营吗?”

张简眼睛一亮,随后黯淡了下去,故作轻松的说道,

“阿姨,我在舞蹈班练的就很好,不比集训营差多少。”

我心里一软,不由得摸了摸她的头,

“你只管告诉阿姨,想不想去?”

张简小声说道,“想去,可是集训营太贵了,我的工资负担不起。”

我笑了笑,“你不用担心学费的问题,这些交给阿姨。”

“你实话告诉阿姨,你想去吗?’

张简抬起头看着我,只轻轻说道,“为什么?”

我看着女孩因为努力而挂满汗水的鼻尖,不由得扬起嘴角,

“阿姨只是不想让真的热爱舞蹈的人,失去梦想的光芒。”

“你应该在舞台上发光的。”

张简双眼通红的看着我,许久才说道,

“张阿姨,你的心意我领了。”

“但是你一个人带着淼淼不容易,我不能将自己的压力给到你身上的。”

我不由得喟叹一声,人与人真的相差太多了。

我耐心的跟她解释了一通,又真诚的劝诫了她一番。

最终,张简选择接受了我的资助。

可她也坚持给我写了借条,还郑重的摁下了手印。

我看着小小的纸条,只觉得比千金还重。

其实我帮她,也并不是单纯的为了她,我也是有私心的。

我想让大家看看,夺冠的并不一定就是有天赋的人。

努力同样可以。

我相信张简可以用努力成就她自己的人生。

而这样的感受,是林淼淼永远也不会懂的。

7

我找了女儿的舞蹈老师,将张简送去了集训营。

刚开始舞蹈老师对她并不是特别热衷,反而还有些埋怨我对女儿不够上心。

可不到一个礼拜,舞蹈老师就跟捡到了宝贝一样。

再也没有和我提起过让我劝女儿去集训营。

我也不时的跟张简聊天,帮她排解一些心理上的压力。

一切都向好的方向进行着。

可这天我接到舞蹈老师的电话说张简想要退学。

我立马来到学校想要问张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

可不管我怎么问,她都不肯说。

最后还是舞蹈老师告诉了我真相。

原来集训营里的学生,基本上都是女儿的好朋友。

所以大家都排斥张简。

更是有人觉得,是张简耍心机,挑拨离间,抢走了属于女儿的集训营名额。

而女儿也一直是默认的态度,还添油加醋的让朋友们霸凌张简。

得知真相的我,差点没气的背过气去。

张简见我气成这样,担心的抓着我,

“阿姨,我没事的,你千万别生气。”

“千万别因为我,伤了你和淼淼的感情。”

我叹了口气,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。

自己被霸凌孤立,却还在为别人着想。

我拍了拍她的手,“阿姨只是心疼你。”

张简嘴唇颤抖了一下,一滴泪直接落在了我的手背上。

温温热热的,好像这孩子的心一样。

张简趴在我的肩上哭了一场,许久才不好意思的抬起了头。

我看着她,“阿姨活了几十年才知道一个道理,那就是不要为了那些不爱你的人落泪。”

张简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,“阿姨,我知道了。”

迟疑片刻后,她又说道,

“阿姨,我刚刚出来的时候,无意中听到同学说悄悄话,淼淼她……似乎谈了个男朋友…….还是个没有工作的精神小伙。”

“她们还说,淼淼不来集训营,就是为了他。”

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但还是坚持说了出来。

“我知道偷听别人说话不对,可是淼淼是您女儿,我怕她学坏....…”

我看着即使被女儿造谣霸凌,却还一脸真诚的女孩,心里就无限的柔软起来。

我叫停了她,“张简。”

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我,眼里还带着一丝忐忑。

“张简,不要去介入别人的因果,做好自己。

“可是这个小混混会毁了她的……”

会毁了她吗?

我想起上一世舞蹈大赛结束以后,女儿声泪俱下的指责。

她说恋爱自由,真爱无罪。

“这是她自己的人生,我们只需要为自己负责就好。”

“她的人生同样也由她和她的爸爸负责。”

“而且她现在这么讨厌你,即使你去提醒她,她也会觉得你不安好心,加倍的记恨你的。”

我拍了怕她的肩膀,“好好练功吧,不要理会那些不相关的人。”

张简父母双亡,是个心思成熟的孩子。

之所以会被几个不懂事的孩子逼的崩溃。

一是因为淼淼是我的女儿。

二是她在意我。

现在我已经将我的态度告诉了她,想来她之后也不会再被欺负了。

至于林淼淼,这一世没有我的参与,她会得到她想要的人生。

我也想看看,她会有多快乐。

8

时间过得很快,马上就到了舞蹈大赛开始前三天。

这段时间我也过的很顺心,不光找到了一个很有发展前景的工作,还得到了领导的青睐。

我特意去集训营接了张简,想要和她分享喜悦,并给她加油打气。

可我没想到,竟然在集训营的门口,遇到了许久未见的女儿。

她胖了很多,肚子四周竟然多了一圈赘肉。

手里拿着一大杯奶茶在等人。

没一会,集训营里走出来几个女孩,来到了女儿的面前。

“林淼淼,平时让你来这里你都不来,怎么今天主动过来了。”

另一个女孩说道,“这不是淼淼他后妈怀孕了,他爸怕她影响后妈安胎,给她撵出来了。”

我不由得挑眉,竟然怀孕了?

那林淼淼的运气,还真是不够好。

女儿脸色铁青的厉害,愤恨的喝了一大口的奶茶。

抬头就看到了正站在一旁的我。

她脸部涨红了一下,随即立马不屑的说道,

“老女人,你还真是阴魂不散,别以为我妈妈怀孕了,你就能挑拨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。”

“我是不会让你看笑话的!我绝对不会跟你回去的!”

“我们一家四口会过的很幸福!我也会很爱妈妈肚子里的小宝贝的!”

女儿的眼里满满都是鄙夷和嫌弃,仿佛我是甩不掉的牛皮糖。

可她以为狠心伤害我以后,我还会求着她回来吗?

我摇了摇头,“林淼淼,你误会了,我不是来找你的。”

我朝着刚跑出来的张简招了招手,“慢点跑!”

张简开心的扑过来,“阿姨好!”

女儿不敢置信的看着我,“你不是因为我来的?你是来接她的?”

我拉着张简的手,平静的看着女儿,“对呀,当初签抚养权协议的时候,咱们不是说好了吗,以后咱们互不打扰啊。”

说完我礼貌的朝她摆了摆手,带着张简离开了。

身后传来一声剧烈的声响,似乎是奶茶摔在地上的声音。

林淼淼生气了。

可她有什么资格生气呢?

她比我做的过分多了。

10

终于到了比赛这天。

我坐在上一世的位置上,看着张简在台上翩翩起舞。

她跳得很认真,也很努力。

所有人都被她带进了舞蹈的世界里。

整个现场异常安静,仿佛她就是那即将破茧而出的蝴蝶。

我不由得热泪盈眶,这个热爱舞蹈的孩子,终于在属于她的舞台上发光了。

一舞毕,张简鞠躬退下。

下一个上场的竟是女儿。

我有些意外,没想到一直声称不爱舞蹈的女儿,竟也参加了这个舞蹈大赛。

只是虽然女儿天赋异禀,但是她并没有好好的珍惜自身的优越条件。

不仅暴饮暴食,身材走样,更是忙着谈恋爱,而没有认真的练习。

所以她刚跳了个开头,就因为一个转身扭到脚被迫退场了。

我看着女儿狼狈的走下舞台,心里却一丝波澜都没有。

因为今日的一切,都是她自己追求来的。

最终,张简获得了舞蹈大赛的冠军,还获得了中央舞蹈学院的橄榄枝。

无数的记者扑过来采访她,张简落落大方的站在镜头前,

“我今天可以站在这里,最应该感谢的就是张阿姨。”

“如果没有她,就没有我这个冠军。”

“我最大的愿望就是,可以跳出个名堂来,报答对我这样好的张阿姨。”

她双眼蒙着一层水光,越过无数人看向我,“张阿姨,谢谢您。”

我朝她摆了摆手,却感觉到一双愤恨的目光。

不用看我也知道,是女儿。

下一秒,主持人的话筒被人抢走了,女儿充满恨意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赛场。

“张静茹,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狠毒的女人。

“看我输了比赛你开心了吧。”

“张简,跪舔我妈妈获得的机会,你有什么可装的!”

“你们俩真是让我觉得恶心!”

“这样的舞蹈冠军,白给我都不要!真是下作!”

整个赛场一片哗然,大家都用揣测的眼神看着我们三个人。

张简担忧的看着我,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我挥手打断了。

我平静的看着女儿,一个个的反问回去。

“我独自供养你生活,省吃俭用送你学舞,我怎么狠毒了?”

“你输了比赛,我不开心也不难过,因为咱们已经没关系了。"

“张简努力向上,是个懂事的孩子。我欣赏她,不忍有梦想的孩子就此坠落,所以选择了资助她,谈何跪舔?”

“真正让我觉得恶心的是,我从小辛苦养大的孩子,不懂得感恩,还反咬一口,黑白颠倒。’

“这样的冠军,不是你不要,而是你没得到。

“林淼淼,我对得起你,你拍拍良心问问自己,你对的起我吗?”

林淼淼被我说的僵在原地,主持人见状立马接过话筒,几句俏皮话就将事情揭过去了。

我拉着张简感谢了各位后,退了出去。

身后传来脚步声,女儿追了上来。

“是,爸爸根本就不爱我,之前对我好,是因为他以为不能再有孩子了。”

“现在那个女人怀孕了,据说还是个男孩,所以他把我撵出来了。”

“你很得意吧,可我就是不会跟你低头服软的。”

“我就是讨厌跳舞,我就是想要自由,我就是不想跟你在一起。”

“我现在也成年了,可以作我自己的主了。”

“我男朋友对我很好,我会好好跟他在一起,幸福给你们看。”

“我绝对不会后悔离开你!”

我淡淡的看着她,眼里没有一丝波澜。

“那还真是恭喜你啊。”

女儿的脸有一瞬间的扭曲,她狠毒的看着我,马路对面响起一声口哨和摩托车的轰鸣声。

一个和女儿染着同样色系头发的纹身精神小伙喊道,

“婊子,走了!”

女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跳上了后座,消失在了街角处。

张简担忧的看着我,“张阿姨,您没事吧....”

我摇了摇头,“没事的,我问心无愧,这样其实也挺好的。”

经历了上一世的我,不能毫无芥蒂的对待女儿。

所以这样互不打扰,也算是对我们彼此最好的结局。

11

可我想的太简单。

林南山竟然给我打电话约我见面。

其实他本来是想直接来找我的,但是来到我家却发现我早就把房子卖了。

我想都没想拒绝了他,只说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吧。

林南山厚着脸皮说道,

“想来你也知道了,我老婆怀孕了,是个男孩!”

我嗤笑一声,“关我屁事!”

林南山被我噎了下,恼怒的说道,“怎么就不关你的事,医生说这孕妇要静养,林淼淼那个死丫头每天叫了一堆朋友在家里聚会,我老婆怎么养胎啊!”

“你痛快将这死丫头给弄走,我答应你以后跟她断绝父女关系。”

我冷冷勾起嘴角,“做梦!”

林南山怒吼道,“张静茹,你别不识好歹,我都答应你跟她断绝关系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声尖叫,

“林南山,你在给谁打电话!”

“有你这样做爸爸的吗?”

“想将我送走,你做梦!”

尖叫声,咒骂声,撕打声,从电话那边传来。我叹了口气,还是替他们报警了。

警察小哥很负责,后来还给我打了回访电话,将后续发生的事情告知了我。

女儿那天大闹了一场,还一气之下推了林南山的老婆。

害的她差点流产。

林南山忍不住打了女儿,而她的男朋友也狠狠的打了林南山一顿。

后来,林南山和他老婆被送去了医院。

女儿则是在被教育结束后,跟她男朋友卷了林南山的钱跑了。

林南山知道后,气的吐了血。

更可笑的是,他老婆在看到他的钱都被卷跑了以后,也坦然的告诉他,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。

林南山这才知道,原来他的病并没有好。

林淼淼确实还是他唯一的孩子。

可惜,这唯一的的孩子,已经卷了他的钱,跑路了。

可那些都和我没有关系了。

我接受了公司新的任命,来到了总公司开始新的生活。

而这里,也是张简学校所在的地方。

我也可以看着这个懂得感恩珍惜的女孩,走的更远。

林淼淼番外

我拿了林南山的钱,和黄毛去东南亚了。

黄毛说,那里是个出人头地的好地方。

说真的,我对去哪没有想法,但是我对出人头地,很感兴趣。

我要让所有人后悔那样对我。

我将卷来的钱都给了黄毛,买了一个让我俩出人头地的机会。

趁着黄毛去交钱的功夫。

我在路边看到了坐在路边亭子里的一对母女。

那妈妈从袋子里拿出冒着热气的餐食,满脸温柔的看着女孩吃着。

不知为何,我竟在这女人身上看到了张静茹那个疯女人的影子。

我甩了甩头,想将这个想法甩出去。

却听到那个小女孩和女人撒娇说道,“妈妈,我同学都学跳舞呢,我也想学啊。”

那女人迟疑片刻,摸了摸自己已经洗的泛白的衣服,却还是问道,“你真的想学跳舞吗?跳舞很辛苦的!你可以坚持下来吗?”

女孩毫不犹豫的点点头,

“妈妈,我真的想学跳舞,你就送我去吧!”

“我一定可以坚持下去,我想在台上发光。”

“若是我偷懒,不还有妈妈在督促我嘛?”

女人摸了摸女孩的头,眸光温柔坚定,“既然这样,那妈妈就送你去学。”

女孩开心的跳了起来,女人的眼里也流露出温柔的光。

我僵在原地,那些被我刻意忽略的记忆纷纷涌入脑海。

我竟忘了,原来最开始说要学习舞蹈的那个人是我啊。

原来,她所有的严厉,只是在履行和我的约定。

若不是我这么不懂事伤了她的心的话,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这一刻,我好像真的有些后悔了。

可我回不了头了。

黄毛在前面招呼我,看了眼那对母女,我坚定朝着黄毛走去。

我要证明给她看,没有她,我也可以。

我擦了擦眼角的泪

没有她,我也会过的更好。

到时候,我要让她知道,只有我才是最好的。

下一秒,我就晕倒在了黄毛身边。

模模糊糊中,听到黄毛说要将我卖到缅北。

我想尖叫,想求救,想骂人,却渐渐陷入了无尽的黑暗里。

无数陌生的记忆涌向我。

站在舞台上夺冠的我,接受采访的我,原谅网友的我,狠心离开她的我,各种的我。

原来竟是这样吗?

眼角落下一滴泪,这一刻,我是真的后悔了。

可惜,我再也回不去了。

全文完。

编辑于 2024-01-05 13:35 ・IP 属地广东
 
推荐文章
阳刚的烤地瓜  ·  诗意中国
2 小时前
爱听歌的咖啡豆  ·  案例集选
2 小时前